这是一条死咸鱼

【账号拟人二十六字母】D篇(秋木苏)

death

※文中『荣耀世界』和『荣耀大陆』指的是账号所在世界,『荣耀』指的是现实中对应的这款游戏


※文笔烂 随笔 想到哪写到哪


※每篇之间有联系


※基本上全是私设


※账号卡世界观与人类有差别,请不要以人类心态看待账号卡心理与行为。


※总主角大概是一叶之秋


—本篇—

【A】【B】【C】


※秋木苏×一叶之秋


D:『秋木苏』death【死亡】


START


我时常想,对于账号卡来说什么叫做死亡?


01


“……所以说我们不会死诶!”


刷新过后,复活的秋木苏看着身上崭新的装备,兴冲冲的对一叶之秋道。


“废什么话!”一叶之秋白了他一眼。


一叶之秋不明白秋木苏为什么对死亡的兴趣那么大。说到底他们不过是由一堆“0”和“1”组成的数据而已,即使不知为何有了自己的思维,但死亡明显是不可能的,到底有什么值得研究的?


可秋木苏不同意一叶之秋的观点。


“我是在用科学来解释我们的存在,何况多了解了解有助于我们和现实更近一步!”


一叶之秋不置可否,嘲笑他账号只能待在荣耀世界中怎么和现实更进一步。


然后,他就被啪啪打脸了。


因为没过多久秋木苏就研究出进入现实世界的方法。


02


用自己的武器自杀就能抵达现实世界,不过只限银武。


这是秋木苏第一天拿到银武时就发现的BUG。一叶之秋听后很无语,究竟处于何种心态才能这么快就拿银武自杀,更何况听秋木苏的意思,似乎还自杀了不止一次。


“你到底要不要试了!”秋木苏没好气的说。


“要,当然要。”


一直生活在荣耀世界,只能听见主人的声音,他们根本不知道主人是什么样子,好不容易有个机会怎么可能不去试试。一叶之秋拿着却邪迟疑了一下,然后一狠心痛进自己胸膛。


真***疼。


除了死亡会复活之外,他们和人类并没有什么不同,会累会饿受伤时会疼。所以一叶之秋才始终不理解秋木苏的研究,在他看来,这纯粹是找虐。


当然,如果一次死亡就能来到现实,那一点疼痛也就无所谓了。


时值深夜,一间简陋的房间,一张狭小的床,两个紧紧相拥的身躯。


真好,秋木苏想。


再去看一叶之秋,他有些发愣,眼神不断在两人之间乱瞟,似乎在想究竟哪个才是自己主人,秋木苏不禁被他的傻样逗乐了。


“别看了,那个帅的是我主人。”


“为什么?”


“因为你丑。”


“你才丑呢!”


一叶之秋怒了,大家都是系统脸,凭什么就说他一个人丑。


……不过那个帅的真的是苏沐秋。


没关系,只要你是我的主人,你是什么样子我一点也不在乎。一叶之秋俯下身,轻轻的在叶修额头上落下一吻。


没有人注意,本该睡得正香的苏沐秋已经醒了,对着秋木苏狡黠的眨眨眼睛。


秋木苏对他笑笑。


03


到底是什么时候开始对死亡感兴趣的?


大概是从见到君莫笑开始吧。


和往日一样苏沐秋用秋木苏和叶秋开着的鬼知道又是哪个账号对战,两人边打边聊,不知怎么的话题拐到了散人身上,然后秋木苏知晓了君莫笑的存在。


秋木苏起了好奇心。


君莫笑只有一级,应该是困在新手村。秋木苏到新手村找了找,没想到君莫笑还挺有名——“哦,你找君莫笑那小子吧,也想发泄一下?哈哈,不要否认大家不都这么想嘛,他一般在城门口,这家伙总想着离开新手村,真是不自量力。”


秋木苏来到城门口,看见一群人聚集在一起正叫着好啊打啊,被围在中心的正是君莫笑。他没有现身,只是放了几发冷枪,射杀那些动手的人。


之后的几天里,秋木苏一直观察着君莫笑,他要考虑君莫笑是否值得自己出手搭救。他对于君莫笑的感情从来不是什么兄弟情义,最开始就是好奇,现在也是好奇。


然而冷漠的秋木苏到底不是冷血之人,几天的跟踪已让他看清楚君莫笑的生活,死亡、死亡、除了死亡还是死亡、无止境的死亡。有时候,在君莫笑不甘心的瞪着眼的尸首边,秋木苏总会产生一种他再也复活不了的错觉。


终于,秋木苏来到君莫笑身边,阻断其他人用君莫笑发泄的思想。


同时,他开始了对死亡的研究。


04


秋木苏每次去新手村都是瞒着一叶之秋的,他不想让一叶之秋知道君莫笑的存在。一叶之秋一直是苏沐秋和叶秋两人的宝贝,秋木苏不愿让一个被废的账号坏了了他心情。


他也不想让一叶之秋知道原来还曾有一个账号被那两人如此珍重,即使这个账号已经被遗忘。


秋木苏从来不是心善之人,在意的只有一两个,其他人对他来说都是npc。


也许君莫笑的失感,正是从秋木苏的态度开始。


05


“你很冷吗?怎么抖得这么厉害?”一叶之秋有些奇怪的看了一眼秋木苏,虽然他刚率领一队人去冰霜森林下副本,但也不至于冷成这个样吧。


秋木苏摇摇头,什么都没说。


他刚才目睹了一场真正的死亡,那个账号上一秒还在和团里的人聊天,下一秒周身就冒出无数发光的0和1,他逐渐变得模糊,最终消失不见。


整个过程持续了不到0.1秒,快到没有任何一个人能发出任何一个音节。


秋木苏突然想起来苏沐秋曾告诉过他,荣耀公司有一个规定:超过半年未登录的账号会被删号。


当时秋木苏听过后也就忘了,因为苏沐秋也记不清是不是真的,而且君莫笑都两年没被登录了,不也一点事也没有吗?


后来秋木苏才知道君莫笑是在装备编辑器建立的账号又未曾登录,所以荣耀不承认他的存在。


不管怎么说,秋木苏还是吓着了。他怕有一天他会消失,再也看不见沐雨橙风的笑脸,再也听不见一叶之秋的抱怨。


那是多么恐怖的世界。


06


苏沐秋从秋木苏嘴里听来他的担忧时,第一反应是一阵夸张的大笑,笑得叶修都忍不住给他翻了几个白眼。


“哈哈哈哈不是吧,看你平时一副正经可靠的摸样,没想到还有这种类似于小孩的突然死了怎么办的担忧,哈哈哈真是笑死我了。”虽然已经被叶修嘲讽了一顿,但苏沐秋还是止不住笑,趴到秋木苏面前小声道。


在秋木苏恼羞成怒的掏出银武表示了n遍他要弑主后,苏沐秋终于停下来了。


“你放心吧,我是不会主动离开你的,叶修也不会。”苏沐秋对秋木苏承诺。


“叶修?”这个名字引起了秋木苏注意。


“哦,我好像没告诉过你他的名字,他叫叶修。”


在网游中很少会有人称呼对方真正的名字,在现实里也多用昵称。苏沐秋这个名字还是他自己告诉秋木苏的,至于一叶之秋更是不可能知道叶修叫什么,一直称呼叶修为master。


“那一叶之秋这个名字还真是微妙,谁的叶谁的秋?”秋木苏调侃。


“一叶之秋的叶,秋木苏的秋。”苏沐秋一本正经的回答,秋木苏摇摇头,没有拆穿苏沐秋。


“他知道吗?”秋木苏问,他指的是叶修。就他平时看见的来说,苏沐秋对叶修简直和自己对一叶之秋一模一样,所以苏沐秋的心思根本瞒不住他。


“是个笨蛋啊,明明我都那么明显了。”苏沐秋叹气。


秋木苏深有感触,当年一叶之秋也这么迟钝,他都快急死了,不过现在他倒有资本说上一二了:“打直球怎么样?和嘉世签约那天晚上告白,这个注意不错吧!”


苏沐秋眼睛一亮:“挺好挺好,有意义,我明天就去买戒指。”


……


好个屁啊!


07


秋木苏最后一次来到现实,入眼的是无止境的鲜红。


他终于搞明白为什么会觉得湿漉漉的,账号卡都被快染成黑色了,泡成那样能不湿吗!


秋木苏呆楞楞站在马路中间,傻傻地看着过路人充满好奇与兴奋围观,看着一动不动的苏沐秋被医生抬上担架,看着叶修颤抖地拾起血液中猩红的戒指。


直到救护车驶向远方,他才回过神来,狂追而去,但很快他就被钉在原地,再也移动不了半分。


账号卡还在地上躺在,账号不得离开账号卡一百米外。


秋木苏没有一次像现在一样这么恨这条规定。


他对着救护车离开的方向嘶吼尖叫,一次次冲向远方,却一次次失败。没有任何人看见他疯狂的摸样,也没有任何人能听见他绝望的呐喊。


第一次感受到身为账号的无力。


直到夜晚,叶修又重新拾起他,对着账号卡小声念叨着:“他伤得那么重还记得让我来找你……一刻也不愿忘记荣耀……可是、可是他却无法继续了……明明未来就在眼前他却抛弃我了……我该怎么办……秋木苏,我该怎么办……”


叶修紧紧握着账号卡,跪在地上,战栗着,颤抖着,秋木苏不自觉的伸出手,却直直穿透他肩膀而去。


突然,秋木苏又一次感受到湿凉的感觉。


这一次是叶修的泪水。


……


“苏、苏沐秋啊啊啊啊啊!————”


凌晨四点,苏沐秋抢救无效……


死亡。


……


“ 都怪我。”


08


“木苏,你出来吃点东西吧。”一叶之秋端着盘子,站在门外哀求道。


依旧没有任何回应。


自从苏沐秋死后,秋木苏把自己关在房间中不愿出来,完美的遵循荣耀世界规则——每隔十二小时饿死一次。


每一次重新醒来,秋木苏都会痛恨自己会复活,那个少年却永远不会存在了。


越这么想,内疚感就会层层涌进心中,疼的他无以复加。


如果不是我那么建议他根本不会死,如果不是那么建议我叶修也不会那么痛苦,如果不是我那么建议两人还有一个美好的未来,如果不是我那么建议……都怪我!都怪我!都怪我!


一叶之秋给了秋木苏一个月时间,一个月后他强行破坏房间的门,闯入把秋木苏拽出来。


“你个混蛋!你知不知道我和沐雨都很担心你啊!”一叶之秋扯着秋木苏吼,“我知道你很难过!但你也不能那么糟蹋自己啊……我…我真的好怕……”


一叶之秋松开手,趴到秋木苏胸前:“你以前总研究死亡,我真的很担心某一天我打开门…你已经消失了……”


“苏沐秋已经离开了,我不想再失去你……”


“别哭…别怕……”秋木苏伸出手轻轻摸着一叶之秋的头,把他搂在怀中。


他突然意识到一叶之秋为什么总反对自己的研究了,原来每天都在担心这些吗?


也是啊,死亡真是太恐怖了。那种撕心裂肺都痛苦,那种悲伤过后的迷茫,不是谁能随随便便承受来的。


……


『木苏啊,对你来说最重要的是什么?』


『大概是……一叶吧。』


『哎——不是我吗?我可是你的主人,主人诶!我和一叶落水你救谁!假设都不会游泳!』


『你不要无理取闹!』


『我不管我不管我不管!你到底选谁啊!』


『一叶。』


『说好的账号对主人的执着呢!爱呢!我会溺死的!』


『可是一叶那么依赖我,我不能辜负他。』


……


『那木苏啊,你一定要记住对你最重要的是什么,永远把他放在第一位,不要让他伤心。』


『当然。』


秋木苏终于想起自己的若言,明白自己应该振作起来,因为还有一个人需要他。


“你……”你放心,我不会离开。


秋木苏愣了,承诺的话再也说不出口。


“对了木苏,你知不知道半年不登录账号会被注销啊……”


09


日子一天天过去,秋木苏好像恢复了正常,每天嬉笑打骂,和过去并无不同。


但他明白,自己的情况很糟糕。


等待死亡的日子是一种煎熬,秋木苏也不知道自己能坚持多久。每当他触及到一叶之秋充满希翼的眼神,心中就会流出大量苦涩。


一叶,我快死了……秋木苏说不出这句话。


虽然曾经的确想过陪苏沐秋一同死,但是他真的不愿放手,他想永远站在一叶之秋身边与他并肩战斗,他想一直看着沐雨橙风甜美的笑容,他想三个人一起无忧无虑的生活,永远、一直、超越时间范围、生生世世!


这些明明是属于我的,是我的珍宝!为什么我要失去它们!为什么要剥夺走它们!


我要是死了,一叶之秋会伤心的,我不想看他伤心,他那么笨,一定会被欺负的,怎么可以连个护着他的人都没有,我…我喜欢他啊,我喜欢这里啊,我不想离开,真的不想离开!


时间滴滴答答的流逝,越来越快,越来越快,很快就到秋木苏未被登录的第六个月。


某一天夜晚,秋木苏离开了家。


没有惊扰任何人,只是站在门口郑重默念,如果一个月后我还存在,我一定会回来。


他想,幸好一叶之秋不知道荣耀的规定。


10


很多年后,一叶之秋从一枪穿云嘴里听说了这个规定。


他癔症半天,直到一枪穿云担忧的问他怎么了,他才回过神来,摇摇头:“只是想起一个故人。”


“我曾…爱过的人。”


听见此话,一枪穿云悄悄撰起拳头,目光闪烁不定……


END


我终于尝到死亡的滋味。——秋木苏


——————


秋木苏:啊啊啊啊啊我要杀了你!!!ヽ(o`皿′o)ノ


空明(挖鼻):怎么了,不就是死了嘛。


秋木苏:是死了的问题吗?!!(▼皿▼#) 


空明(震惊):不是吗?!!


秋木苏:重点是我死了一叶很伤心啊啊啊啊啊!你看你A篇你把一叶折磨成什么样子了啊啊啊啊啊!不能忍我杀了你啊啊啊啊啊!(#`皿´)<怒怒怒怒怒怒!!!


空明(尔康爪):冷静冷静!有话好好说!你个护妻狂魔!


秋木苏:好好说不了!那个一枪穿云是怎么回事啊!偷窥我的一叶是不是!┴┴︵╰(‵□′)╯︵┴┴


空明(小声):你明明都死了,还不让别人追求幸福……


秋木苏:你!说!什!么!🔫 、(▼ヘ▼#)


空明(惊恐):我说我会让叶修去荣耀公司把你数据恢复的!!!


秋木苏:这还差不多。( ̄ー+ ̄)計劃通


(所以秋木苏又复活了……真的……不过是第十赛季后叶修回家闲的没事干得…可能有番外…但那是正文完结后的事了好远呢……)

【E】

评论(9)
热度(38)
© 奈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