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一条死咸鱼

【叶喻】点文要什么题目

※点文 【 @天妒老流氓 写得不好别期待了。。。


※叶喻


※第一次写叶攻,想想还有几分小激动


※呃…其实我不造叶神攻起来怎么样,这篇更像是叶喻叶


众所周知叶修和蓝雨的剑与诅咒关系很好,一口一个少天文州叫的亲密无间。但不知从何时开始,面对喻文州,叶修改口成了喻队。


这次也是如此。


“喻队,来看一下这个人。”叶修暂停了视频,扭头对喻文州道。


首届世界荣耀邀请赛,喻文州任队长,叶修任领队。本来每个人都是单独的房间,但喻文州私心以方便商讨为由给两人安排了一个双人房,叶修对这些向来没有异议,这些天来也很好的秉承喻文州的理由,除了战队交流绝不多做一分一毫多余的事。


看来是铁了心要躲我啊,喻文州嘴角浮现丝丝苦涩。


第十赛季决赛夜,兴欣夺冠,拉着一帮和叶修关系不错的各战队大神去庆祝,其中就有喻文州,当时的喻文州还是叶修的公认好友。


叶修的酒量在场的人都有所了解,到没有人专门去灌酒,但到底还是喝了几口,虽然没醉却也有几分晕晕乎乎的。眼见叶修很疲惫了,这帮家伙又不知要闹到几点,喻文州提出送叶修离开。


陈果本来有几分不放心,只是被苏沐橙拦下了,喻文州婉拒要一同过来的黄少天,独自一人将叶修送到上林苑。叶修有些神志不清,拽着喻文州的衣袖不让走,他就顺其自然的留下来,直到叶修睡着。


喻文州抱着叶修絮絮叨叨说了很多,多到自己都记不清了,只记得好像把这么多年来所有的仰慕与忍耐全部说了出来。这些喻文州不敢当面告诉叶修,只敢在他不清醒的状态下发泄。他没什么妄想,能看见叶修,能做朋友,就足够了。


然而上天连这点希望也剥夺了。


喻文州说的有些口渴,想找点水喝,一低头就看见叶修明晃晃的眸子,幽暗中含着他不想懂的情绪。他打哈哈的扯了一个理由离去,自打那天起就没见过叶修。


直到国家队组建,叶修担任领队时,喻文州才得以见到他。他明显感受到叶修的冷淡,称呼也生疏起来,对待他和对待联盟中一个未曾有过交情的选手一模一样。


真决绝,喻文州苦笑。


“喻队?”也许是等得不耐烦了,叶修再一次开口。


喻文州回过神,又挂起一向温和的笑容:“这就来。”


……


小组赛最后一场C国对战J国,由于目前C国和J国并列第二,而且只有前两名有出线资格,所以这场比赛尤为重要。讨论过后,一致决定让叶修用君莫笑上场,王杰希也从擂台赛调至团队赛,喻文州和黄少天被替换下来。


黄少天直接和王杰希换了位置,然而喻文州却没有上场。在这个赛场上限于手速,无论是单人赛还是擂台赛喻文州都吃不了好,甚至在团队赛里也总是被集火的对象。


即使世邀赛开放语音减轻了他的压力,但世邀赛里个个都是尖端选手,对他的打压也不是国内联赛比得上的。团队赛情形是时刻变化的,战术大师的价值正是体现在对情形掌控与布置中,可每一次喻文州都是第一个死亡的,最后的战术安排还是交给了张新杰手。


喻文州似乎成为一个多余的人。


这个现象国内粉丝也看在眼中,一些喻文州黑尤其是微草粉们开始大肆质疑他的能力,一时间批评如潮水般四面八方涌来。以前的喻文州从来不在乎这些,他只以实实在在的成绩说话,但是这次,似乎反驳不了。


团队赛开始了,喻文州端正心思,把目光放到中间的全息投影上。


叶修上场,指挥权自然而然落在他手上。魔术师与散人的完美配合打了J国一个措手不及,说来散人真是个BUG,可以进攻,可以控场,必要时还能拉拉血线。君莫笑穿梭在整个赛场,哪里有需要哪里就有他的身影,一场团队赛顺顺当当打下来,叶修功不可没。


这一场比分8:2,C国队成功晋级。


看来…真的不需要自己啊。


有关究竟是谁代替了韩文清的位置,国家队员从不探究,这一次喻文州却想到了自己。虽然他一个控场的术士和坚攻的拳法根本没有可比性,喻文州却还是不受控制的这样想。不,也许不是顶替韩文清,没准自己是因为黄少天的缘故才选入国家队的。


小组赛与决赛之间有两天空档,叶修让国家队趁这个晚上放松一下。听到放假,国家队成员呼啦一下全跑没影了,叶修失笑,回到房间打开荣耀。


喻文州不在,这让叶修松口气。说实话他还不知道该如何面对喻文州,他不是一个顿感的人,这些年来喻文州的心思他也有所察觉。只是喻文州没有捅破,他也不愿多想。


叶修从来没考虑过自己的感情,他原本只想再一次在赛场上拼搏,拼搏过后就老老实实回家,弥补自己多年犯下的错误。然而喻文州的一场无意的告白,打破他内心的平静,他反复考虑过了,其实自己并不讨厌喻文州的感情,没准甚至是有几分喜欢的。但是,他不清楚喻文州是不是对的人,却确定这是错误的时间。


他的家人不会接受离家出走多年的儿子带一个男人回来的。


因此叶修踟蹰了,对着喻文州就不自觉生出几分尴尬来。


这次和喻文州一个房间,叶修虽然表面没有反应,内心还是很紧张的,他真担心喻文州做些什么来。喻文州不是情绪激烈的人,只是叶修更害怕他像以往一样对他照顾有加。幸好,也许是处于谨慎,除了必要的交流,喻文州也很少在他面前出现。


“嗯?”叶修登录上荣耀,被各路消息吵得头疼,才发现自己竟然用的是君莫笑。


比赛前叶修把马甲号扔到备战室了,于是他退出君莫笑,走向备战室。


备战室亮着灯,不知道是谁那么勤奋,不过总逃不出那几个负责战术的。没准是王杰希和肖时钦,这家伙责任感最强一刻也停不下训练,而肖时钦最近总和他在一起,至于张新杰现在肯定去睡了,还有喻文州……应该被黄少天拉走了吧。


怕什么来什么,备战室里的人正是喻文州。


喻文州趴在桌子上没有动静,叶修走过去,发现他抱着几本笔记睡着。幽幽的电脑散出蓝色光芒,叶修看了看,画面停留在S国最后一场小组赛的某一刻,S国是C国决赛进程的第一个对手。


这么努力啊……叶修思量着,轻轻抽出一本笔记。


喻文州的笔记一向比较乱,有什么想法都直接记上去,会专门抽出时间在资料本上整理。资料本倒是清晰明了,却比不过笔记可以一眼看出他的思考过程。


从笔记本上,叶修看见喻文州的改变。


短短不到一个月的磨合根本改不了国家队员的习惯,比如团队赛剑与诅咒是向来是不拆的,C国的团队赛就如同蓝雨一般,场上永远少一个人。这倒说不上坏,毕竟组合之间的默契也是赛场上一大利器,这种方式全队皆是认可的。


而在笔记中,叶修发现喻文州除去了自己的名字,对于喻文州来说,不去团队赛那就真的不上场了。


喻文州针对S国的成员设计了几种战术,挑选了不同人员,各类分析面面俱到,叶修看着有一种豁然开朗的感觉,也难怪他会这么累。


叶修又翻过一页,空白的纸面只有一个字——赢。


他突然就有些心疼。


喻文州现在的处境国家队内没人提及,但是不说不代表不知道,尤其是和他同寝室的叶修,把喻文州近日来的焦躁都看在眼中。这种事谁也帮不了他,而喻文州也不需要任何人开导,一切都需要他自己来斟酌。


最后,他还是做出了选择:不论过程,直指冠军。他不会放弃出场的机会,却会在更适合的配置上退让,将自己的价值真正发挥出来,即使只是赛前的准备,即使无人看见。


这也难怪,喻文州就是这样一个人,他不会声张什么,不会炫耀什么,也不会抱怨什么,却会在私下努力,盯着那个目标,一路向前,而在这个过程中,他从不畏惧从不迷茫。


这种人是最坚定的,他不会停止,因为他已经什么都没有了,只能放手一搏。


在荣耀上是如此,感情上也是如此吗?


叶修放下笔记本,看着喻文州的睡颜。


不同于平日里风轻云淡的笑容,睡着时的喻文州总是微微皱眉,为他平添了一分不屈。


叶修突然就笑了。


是啊,感情上也是如此。


回想从北京到苏黎世,喻文州正面避开了叶修,只是为了不起冲突,防止两人的关系向更幽暗的深渊滑落。在细节上,无论是手边一杯温度适宜的绿茶,还是不精心调配过的饭菜,或者是随手递来的感冒药,每时每刻叶修都能感受喻文州留下的痕迹……这不正是喻文州一贯的方式吗?


喻文州是不会放弃的,自己又何尝不拼一把呢?


说到底,自己也是喜欢这个后辈的,不是吗?


叶修打横抱起喻文州,动作轻柔,没有惊醒他。穿过一条条走廊,进入两人的房间,叶修将喻文州放在床上,轻轻抚平他眉间的褶皱,慢慢落下一个吻。


“做个好梦。”


————————


什么都不要问!我不知道再写什么!管他是喻叶还是叶喻还是叶喻叶还是粮食我通!通!不!知!道!


不开车谁知道攻受啊!(╯‵□′)╯︵┴─┴


评论(9)
热度(27)
© 奈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