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一条死咸鱼

【账号卡拟人二十六字母】B篇(沐雨橙风)

blessing

※文中『荣耀世界』和『荣耀大陆』指的是账号所在世界,『荣耀』指的是现实中对应的这款游戏

※时间线在挑战赛线下赛前文中叶修的名字均为叶秋

※文笔烂 随笔 想到哪写到哪

※每篇之间有联系

※基本上全是私设

※账号卡世界观与人类有差别,请不要以人类心态看待账号卡心理与行为

※总主角大概是一叶之秋

————————

【A】

B:『沐雨橙风』blessing【祝福】

START

多少人的幸福通过祝愿传达给他人。

01

沐雨橙风察觉每隔一段时间秋木苏就会离开一阵儿,也不知去了哪里。

她起了好奇心,偷偷跟上秋木苏,一路兜兜转转,最终停在新手村门口。

然后她看见她的另一个哥哥,承载了无数期待最终却造化弄人的君莫笑。

君莫笑只有一级,没有任何力量,有几次秋木苏不在的时候,沐雨橙风看见一些不知在哪受气的账号通过他发泄。这也能看出在秋木苏没找到他之前,他过得多么悲惨。

不过无论君莫笑被欺负的有多狠,每当秋木苏问起来时,他也总是笑着回答没有的事,那实在是一个要强的人。

所以沐雨橙风没有接触他,只是在暗地里偷偷教训那些家伙,警告他们远离君莫笑,只是这样的努力,似乎有些杯水车薪。

“他为什么要承受这些?”终于有一天沐雨橙风忍不住问秋木苏。

秋木苏对沐雨橙风知晓君莫笑的存在感到诧异,但还是解释:“因为命运。”

“命运?”

“总有一些家伙是注定要不幸的,同样也会有人一生顺风顺水。”

“可是那样真的好吗?只有自己一个人在痛苦,很可怜啊。或者身边的人都很痛苦,自己却十分幸运,那样不难受吗?”

“哎呀,小沐雨还真是善良呢!”秋木苏微微讶异,“如果是前者,大概会愤世嫉俗吧,或者通过别人来满足自己?那还真是悲哀呢。”

“如果是后者……心安理得享受不就好了嘛。”

“诶?怎么可能呢!”沐雨橙风对这个答案不依。

“怎么不行。”秋木苏随意回答,“小沐雨,你听说过祝福吗?”

“?”

“祝愿他人,以他人的幸福为幸福,这就是祝福。”

“什么嘛。”沐雨橙风皱眉,她发现今天自家哥哥说话好晦涩,她听不懂。

“呵呵。”秋木苏轻笑,“总之,小沐雨要努力成为后者哦。”

沐雨橙风不满的撇撇嘴不去看他,秋木苏无奈的揉揉她的头。

02

沐雨橙风看着君莫笑一点点成长,看着他学会保护自己,看着他学会利用一切在这个弱肉强食的荣耀世界生存……沐雨橙风明白他不可能永远依靠秋木苏,总有一天他会独立。

那一天很快来了,快到让沐雨橙风措手不及。秋木苏刚刚消失,君莫笑也很快不知所踪。

又过了几年,君莫笑再一次站在沐雨橙风面前,此时的他已经是荣耀世界数一数二的强者。

风流倜傥,一表人才,沐雨橙风满意的笑笑。

不愧是我秋家的人。

沐雨橙风很快接受了君莫笑,却不知这份信任在日后带给一叶之秋多大的伤害。

『如果是前者,大概会愤世嫉俗吧,或者……』

03

秋木苏消失后,沐雨橙风把自己藏起来,哭得泣不成声。一叶之秋撑着她的肩膀,盯着她的眼睛,认真的说有我就够了,我来保护你。

他一改往日冷淡的摸样,耐心的哄着沐雨橙风,渐渐的,沐雨橙风终于接受这个事实。重新站在大家面前,温柔的笑着。

最高兴就是风城烟雨,他已经很久没看见沐雨橙风了,几乎每天都死缠烂打着。一开始沐雨橙风很不适应,但一叶之秋竟然不像从前那样阻止,慢慢的沐雨橙风也习惯了。

甚至有些喜欢上风城烟雨了。

沐雨橙风参赛的那一年和风城烟雨结婚了,虽然荣耀没有结婚系统,可一叶之秋执意要办一场盛大婚宴。他邀请了所有有名气的账号前来参加,每个人都献上最真挚的祝福,沐雨橙风笑着点头。

看着人来人往热闹的场景,一叶之秋笑得开怀,拍着风城烟雨的肩膀说,你小子必须好好对我家沐雨。

“那必须的。”风城烟雨虽然在回答他,眼睛却凝视着沐雨橙风,像再看遗世珍宝。

婚礼上,一叶之秋代沐雨橙风喝酒,平日里总被他欺负的众人可算是逮着机会报仇,一个劲儿灌酒。很快,一叶之秋就喝多了,醉眼朦胧,恍惚间看见了秋木苏。

一叶之秋跑过去,猛地抱住“秋木苏”大喊:

“死妹控!你总算是知道回来了!趁今天大喜,你也嫁给我怎么样?”

热闹的气氛瞬间沉静,没人敢提醒一叶之秋他看错了。

被抱住的一枪穿云涨红了脸,不知所措。

沐雨橙风走上前拉走一叶之秋,轻轻对一枪穿云道声抱歉,然后招呼大家继续,风城烟雨也反应过来嬉笑着招揽客人。

转身,悄悄抹去眼睛的泪水。

她终于知道为什么秋木苏离开后,一叶之秋变了副摸样。

因为再也没有人可以护着他,包容他的任性,保留他的纯真。

“木苏、木苏……”喝醉的一叶之秋还在呼喊,“咱妹妹今天可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呵呵,高兴吧!”

“我很开心啊……”一叶之秋低声说着,渐渐睡去。

『……或者,通过别人来满足自己。』

04

这一次,嘉世连季后赛也没进去。

沐雨橙风很抱歉,她其实不是一个优秀的账号,总是跟不上苏沐橙的节奏。

一叶之秋不怪她,耐心的手把手教她战斗技巧。

自从秋木苏离去后,一叶之秋对沐雨橙风的宠溺达到令人发指的地步。别说吵骂,说话连一个重音也没有,温柔的能滴出水来。完全把沐雨橙风放在优先地位考虑,放低自己的身段,甚至毫无原则。

只是一叶之秋也不是任打任骂的类型,他脾气并不好,加之叶秋是队长,嘉世成绩惨淡对他很不利,而造成这些的都是刘皓,所以在不经意间他会迁怒暗无天日。

这次也是如此。

暗无天日小心翼翼过来打声招呼,一叶之秋正眼也不瞧他,继续教导沐雨橙风,暗无天日很尴尬的站在一旁,不知该走该留。

说真的沐雨橙风很不喜欢,不喜欢他无辜怪罪他人,更讨厌他对自己的溺爱。

于是,在嘉世输了比赛,每个人都压抑着一股焦躁的情况下,沐雨橙风终于爆发。

“要怪罪也应该是我啊!你为什么那么针对暗无天日!”

一叶之秋愣了,或者说吓着了,他从没见过沐雨橙风发火。

“刘皓在现实暗箱操作,但是暗无天日已经做到最好了。就账号而言,谁是累赘你看不出来吗?”

“你又不欠我,干嘛一直维护我!”

“我讨厌你这么做!”

“苏哥知道了也不会开心!”

如果是多年前,听见这些话一叶之秋估计扭头就走,但是如今——一叶之秋从发呆的状态恢复过来,下意识露出一个受伤的神情。

沐雨橙风一惊,突然意识到自己在说什么。真是太过分了,她明明知道一叶之秋对过去还抱有怀念,也知道一叶之秋把自己看的无比重要,可她还是仗着一叶之秋的纵容用抱怨发泄。

沐雨橙风刚想道歉,一叶之秋却先上前一步。

“对不起,是我忽略了你的感受。”

这回换沐雨橙风愣住了。

“但是,我不是有意的,真的…不是有意的。”

一直以来,一叶之秋的表述能力都不强,不过他依旧努力而笨拙的表达自己,那种急切的样子看得沐雨橙风心酸。

“我希望你幸福,连同我们的份一起,我知道我很任性,可是……”

一叶之秋苦恼地挠挠头,有些为难,沉默半天才冒出一句没头没脑的话。

“你一定要成为最幸福的啊!”

一叶之秋盯着沐雨橙风,目光中带着乞求。

『祝愿他人,以他人的幸福为幸福,这就是祝福。』

沐雨橙风又想起秋木苏的话,突然体会到这句话背后隐藏着多么深的绝望,强忍着掉眼泪的欲望,沐雨橙风重重地点了点头。

如果这样能让你开心一些。

05

叶秋的离去几乎将一叶之秋完全击倒,但他毕竟是斗神,咬着牙按耐心中的痛苦与愤怒,完美的配合孙翔。

只是沐雨橙风在叶秋离开后就没有见过一叶之秋的笑容了。

不对,是叶修。

职业选手总有携带账号卡的习惯,沐雨橙风有几次去兴欣时就带着沐雨橙风,所以她很早就知道了叶秋的真名,只是她不敢告诉一叶之秋。

一叶之秋将叶秋的名字当做最后的慰藉,就连家庭的名字也冒着被秋木苏揍的危险执意改做秋家。

然而终于有一天,一叶之秋还是知道了。

“原来mas…叶修这么坚强,已经能完全抛弃过去继续前进了呢。”一叶之秋看着天空,伸出手喃喃。

如今秋家只剩下一叶之秋和沐雨橙风了。

沐雨橙风紧紧抱住一叶之秋,用颤抖的声音说不走,说永远不离开。

多么美好,多么甜蜜,多么善良的……

谎言。

06

“小橙。”君莫笑浑身是血,却还是微笑的看着沐雨橙风。

“你怎么了?”沐雨橙风下意识问,君莫笑没有回答而是静静看着她,她才发现自己问了一个蠢问题。

从一叶之秋知道叶修的真名到现在已有一个星期,这期间除了训练剩余时间他一直在追杀君莫笑,君莫笑死的次数早就算不清了。沐雨橙风感到歉意:“对不起。”

“没关系,这也不怪他,毕竟是我抢了他的主人。”君莫笑笑起来时眼睛完全眯着,看起来很夸张,像是假的。

“……”沐雨橙风没有接话。

“给别人添麻烦了啊,果然还是一个人饿死在新手村里比较好吧……”君莫笑轻轻道,如同自言自语,他头低着掩映落寞的神情,这份寂寞却控制不住流露出来,包裹着他。

沐雨橙风突然有些心疼。

她见过君莫笑毫无还手之力被人压在地上猛打的样子,也见过秋木苏给的钱被抢走后君莫笑翻垃圾桶找食物的样子,还见过君莫笑看见其他账号升级时渴望到让人心酸的样子。他本是饱受期待,理应站在荣耀世界巅峰的账号,却独自一人默默承受十年的冷落。

“……不怪你。”沐雨橙风说,“是一叶哥偏激了,但还请你多多担待他。”

沐雨橙风没有看见她身后刚刚抵达的一叶之秋突然停下,匆忙离去时的狼狈;也没看见君莫笑保持着低沉嘴角却缓慢勾起……

“我会的。”

君莫笑的回答,乖巧又无辜。

07

接受着别人的祝福,伤害着祝福她的人。

08

吞日轰翻一叶之秋的那一刻,沐雨橙风就明白自己做错了。

她终于看见君莫笑眼中的得意。

现在跪在她面前的这个男人是最爱她的人。一直以来守护着她,祈祷她幸福,虔诚的奉她为神祗。

或者说,以她为希望,以她为救赎。

而这份救赎却轻易被别人利用,给他深深伤害。

但是她已经没有选择了。

没有放下手中的武器,沐雨橙风轻轻摇头,一手拦下身后蠢蠢欲动的兴欣一众:“住手吧。”

住手吧,一叶哥,放过自己吧,你不该背负这一切。

一叶之秋出神的望着她,许久又回头看看身后,然后扬起一个微笑。

“好。”

这是自叶修离去一叶之秋的第一个笑容,而沐雨橙风却隐隐意识到,有什么东西随着笑容一去不复返了。

09

最终嘉世还是倒了,一叶之秋去轮回工会报道,走之前摸了摸沐雨橙风的头,什么都没有说。

君莫笑则带着兴欣全员迎接沐雨橙风。

沐雨橙风不想理君莫笑。她还记得那天在一叶之秋离去后君莫笑放肆的笑声,也记得她追问君莫笑是否是故意时他点了点头。

其实她不想见君莫笑更多的还是因为自己,每次看见君莫笑时她都会想起自己的不坚定,想起她带给一叶之秋的痛苦,想起一叶之秋脆弱又倔强的笑容。

不过君莫笑不甚在意沐雨橙风的拒绝,像曾经的一叶之秋一样迁就她宠着她。

“为什么?”沐雨橙风问。

君莫笑收起他碍眼的笑容,认真想了想,道:“大概是你曾帮助过我吧。”

沐雨橙风不想追问他是怎么知道的,恶狠狠道:“那也没什么,当年的我太天真,要早知你是这种人,我绝不会帮你!”

“你会的,小橙,你是个很好的女孩。”君莫笑轻轻一笑,似在笑沐雨橙风的色厉内荏,“你将得到最好的。”

够了!为什么一个两个都这么说!我不值得!

马上就要嘶吼而出的话被君莫笑打断:“那是我们得不到的。”

『那还真是悲哀呢。』

10

日子依旧不紧不慢的过着。

不知不觉到第十赛季结束,叶修退役了,君莫笑疯了。

一叶之秋嘲笑一声说我就知道,眼角却溢出一丝叹息。

沐雨橙风沉默着。

又过了几年,苏沐橙也退役了,带走了沐雨橙风。

那天,已经和解的一叶之秋和君莫笑在秋家开了个家庭聚会,一是为沐雨橙风送行,二是……

祝福她。

醉醺醺的君莫笑欣慰道:“我们中终于有一个可以被留下了。”

“就是就是,我就说沐雨可以代替我们嘛!”一叶之秋大笑着拍拍君莫笑的后背,“来来来,再干一杯!”

“再干一杯!”君莫笑豪气冲天地一口灌下一杯酒,“小橙,要幸福哦!”

沐雨橙风把玩着酒杯,酒随着酒杯晃晃悠悠,弥散了灯光,漫出一片五光十色的绚烂,倒影着沐雨橙风的影子,揉碎成细细微微的碎片。

『心安理得享受不就好了嘛!』

抬手,艳色的液体倾下,熏红沐雨橙风白皙的脸。

“嗯。”

如果这是你们唯一的愿望,我定会让它实现。

END

我会幸福,这是你们的祝福。 

——————————

本篇穿插很多有关一叶之秋和君莫笑的内容,完美的诠释秋木苏的预言【啊呸!】,沐雨橙风到像个配角,我原本想写沐雨橙风作为祝福对象,承受着过重的幸福会很疲惫,然后完全表现不出来呢哈哈哈哈【已疯】。

总之呢,大概讲得就是沐雨橙风一生顺风顺水,面对他人的痛苦,她总是对自己的幸福感到不安,有些逃避的心态。而她又是容易心软的人,所以夹在一叶之秋和君莫笑之间非常痛苦。不经意间伤害别人,自己也因此难过,却不知道该如何处理。最后终于发现听大哥的话,把地位放得高一些,心安理得接受别人祝福,自己不会因过多的祝愿感到沉重,他人也寄托心愿而开心,一举两得。

在这里非常对不起,由于本人表达能力有限,本文十分混乱,如果讨厌,还望轻喷。

【C】

评论(3)
热度(46)
© 奈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