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一条死咸鱼

『十三年系列』嘉世第二冠【吴叶带伞修】

※十三年系列是原文背景下的脑补妄想短篇集

※十三年为2012年夏(叶修十五岁遇见苏沐秋)至2025年夏(叶修二十八岁第十赛季结束)

※片段随笔

※ 多cp. 腐向 暧昧向

※全是私设

※ooc 慎

—本篇—

※2017年第二赛季冠军之夜当晚

※吴叶含伞修

※叶神的初吻!献出去啦!开心!

【嘉世第一冠】

记者会上,在庆祝完嘉世的第二冠后记者提问为何双方要采取这样完全摒弃战术的方式战斗,就如同网游中的乱斗一般。

吴雪峰听到这个问题后,笑着回答,他们本来就是出自于网游中的野路子。

第一届联赛的成功举报吸引了更多的人关注电竞,不少商人也把目光投向荣耀,战队也开始正规起来,像嘉世这样的大战队已经建立了自己的青训营。可以预料,以后的选手都将通过正式的训练进入战队,网游玩家和职业选手的距离也会越来越远,那些网游中草莽的气息终究完全褪去。所以霸图和嘉世不约而同的——也许是为了怀念也许是为了埋葬——选择用最豪放的姿态打下这场外人看来low到极致的比赛。

真的很土,但也真的很过瘾。

这将是最后一次了吧。

因为……他们这些人即将离去。

决赛开始前蓝雨的魏琛和微草的林杰都退役了,像他俩这样第一赛季的选手大多都是沉浸在网游中多年认为自己技术高强的人,他们大多在联赛刚开始都有二十好几了,处在一个明明很年轻在这个行业中已经迟暮的年龄。

不说其他人,就吴雪峰自己也不小了,联赛开始时刚好大学毕业的他现在已经二十五了,手速有了隐隐的下降。吴雪峰已经计划好了,再陪他的小队长打一年,然后,就是离别的时刻了。

吴雪峰一边想着一边踏出选手通道,刚出了通道就看见嘉世队员一个不差的站在那里等着他。

“吴哥说好的请客啊!”一个平日里最活跃队员迫不及待的说,其他人纷纷附和。叶秋站在最前方没有跟着一起起哄,但是笑吟吟的看着他。

“走,我们撸串去。”吴雪峰收起那些有些伤感的思绪,抬手一扬,招呼大家。

“哟!~吴哥万岁!”

一行人浩浩荡荡的扫进一家大排档胡吃海喝起来。刚从会场里出来,除了习惯性躲避记者的叶秋其他人都还穿着嘉世队服,很快被人认出来。这时的职业选手不像后来一样像个明星,就像普通工会高手一样,和粉丝们说说笑笑亲近的紧。

说来可笑,从不在大众面前露面的嘉世神秘队长早就有意无意的出现在很多照片中了,一些忠诚的嘉世粉甚至认得叶秋的脸,但是大家都觉得他是嘉世的工作人员。这一次竟也没人奇怪他怎么在这里,还以为是嘉世担心选手出事特派人来看着。吴雪峰听了一个妹子的回答后哭笑不得,叶秋回了他一个得意的笑。

夏天的晚上总是要啤酒来助兴的,他们虽然是职业选手,但今夜赢了冠军偶尔放纵一下也没关系,上次喝酒的时间还是一年前嘉世第一冠时。很快队员们就醉了,不过他们控制着酒量没喝太多。叶秋被队员灌了半杯啤酒,有些晕晕乎乎,吴雪峰估摸着时间差不多了,准备结账走人。

他结完账回来打算和粉丝们告别,这时突然冲出来一个之前一直躲在一旁的妹子。她站在吴雪峰面前脸红红的,还有些结巴,但是十分认真的说她真的很喜欢嘉世,说身边很多人都说这个冠军档次太低,但她觉得这场比赛尤为让人热血沸腾,特别好,嘉世得冠太好了,嘉世也太好了。

“说的没错,那些人眼瞎,看不出我们走的是亲民道路。”叶秋接过那姑娘的话头,像是自嘲又像是嘲讽别人,脸上挂着似笑非笑的神情,只是他年少,配着微红的脸竟显得调皮。

“所以谢谢你的慧眼识珠。”叶秋语气轻佻,却一脸无意间流露出来的温柔。

“嘉世一定会一直赢下去的!三连冠,四连冠,会永远这么棒的!”那姑娘激动的说,其他人也很激动的附和,叶秋没说什么但是点了点头。

告别了粉丝,他们又一路鬼哭狼嚎的吼着歌歪三倒四地在街道上扭着,被正在挑灯夜战的苦逼高三党的家长大骂了一顿,灰溜溜的逃离。

到了岔路口,吴雪峰和队员们说声再见,然后拉着叶秋走向另一边。

叶秋不在嘉世住,吴雪峰曾担心他还小走夜路会出事,执意送他回家,后来就成了习惯,到现在叶秋即使已经二十岁还依旧保留着。

空荡荡的道路上只有两人肩并肩走着,微风徐徐吹来,一路无话却不觉尴尬。

小区很老都是平房,零稀的散着几个路灯,叶秋家门前一片漆黑。今天苏沐橙去了同学家住,叶秋只好摸黑找钥匙,吴雪峰就站在一旁等着,他一向确保叶秋进家才会离去。

“你真的觉得嘉世会一直赢下去吗?”也许是等待太无聊,吴雪峰想随便聊些打发时间。

“当然,我这么厉害。”黑暗中吴雪峰看不见叶秋的表情,只听出他的语气很是自信,“而且不是还有你吗?”

“如果我要是退役呢?”

钥匙晃动的声音停了一下,但很快又叮叮当当起来,这次没有隔着衣服的那层烦闷,声音清清亮亮的,看来是找到了。

“没事,我这么厉害。”几声钥匙划过门的稀碎声过后传来了转动的声音,叶秋的声音和这些混杂在一起,模糊不清。

“吱——”门开了。

“啪!”灯亮了。

叶秋微微侧身看着吴雪峰,淡淡的浅黄色光线从他身后映来,模糊了他脸部线条:“你要走了?”

“什么?”吴雪峰没有跟上叶秋的思维。

叶秋轻笑一声,继续道:“是啊,你已经二十五了。你打算什么时候发布消息?明天?后天?”

吴雪峰意识到叶秋误会了,他以为吴雪峰今年就退役。

“我说啊,我说你今天怎么心事重重的样子,原来是…我要是不问你是不是打算不辞而别?”叶秋走到吴雪峰面前,扯着他的衣领,“今儿这日子出奇好,个个都爱在今天离开!”

今天是苏沐秋的祭日。

说来悲哀,因为这个特殊的日子哪怕是得了冠军叶秋也无法放肆的开怀大笑,反而被复杂的情感激得多喝了几口酒,思绪变得迟钝,情绪也越发敏感。

要是平时,叶秋才懒得探究别人话中的含义,但偏偏现在多想了,还想错了,钻进死胡同再也出不来了。酒精在脑中不断发酵发酵,整理不出一个清晰思路只牢牢记住错误结论——

吴雪峰要离开,虽不是死别,却也难见。

难见…不如说是再不见。

不见……

『叶修、叶修』

『真抱歉呐,要走了』

“小队长。”吴雪峰无奈开口想要解释。

『以后不能再见了呢。』

不见……

“我没有打算离开,何况就算离开,又不是不见面了,我……”

不见!

叶秋突然抬头,同时一手拽住吴雪峰的腰往怀里带,一手摁低吴雪峰的头——狠狠吻上了他。

吴雪峰愣住了。

叶秋并没有因为吴雪峰的神游而停下,他皱着眉回忆起以前无意中看到的小说。试探性的撬开对方的嘴,小心翼翼的将舌尖递过去,细细微微描摹着吴雪峰舌苔。吴雪峰回过神来,反手搂住叶秋的腰,缠上他的舌。他在大学交过几个女朋友,比起叶秋的生涩熟练太多,不多时,叶秋便被他缠的身体发软。气闷的感觉越来越强烈,叶秋轻轻扭动身体,想要挣脱,吴雪峰却搂的更紧。

“嗯…放……”叶秋死命推着吴雪峰,从喉咙中挤出微弱的气音,“沐、秋……”

听说过一盆水落下浇灭了所有火花吗?

吴雪峰放开叶秋,看着他还在茫然的眼神,无奈的笑了,这笑容,是自嘲。

并不是不知道自己对小队长有怎样的妄想,但吴雪峰没想到,他竟会如此经不住诱惑。如果不是叶秋那一声呼喊,他难保自己不会顺着气氛做下去。

同样也是这声呼喊,断了他所有侥幸。

哪怕苏沐秋已经死了两年,叶秋依旧对他念念不忘,说来同样是和叶秋生活两年的人,自己怎么就比不过他呢?

即使不甘,吴雪峰也明白这样最好。

像吴雪峰这样理智的人,早已规划好未来,绝不容忍自己的生命进程中出现意外。所以叶秋对他没感觉,他就能心安理得离去,反正痛的只有他一个人。但如果叶秋主动吻他是因为对他有感情,或者今晚他做了什么错事,那就真的无法挽回了。

你是嘉世小队长,我是你的副队,这样就好,这样足以。

吴雪峰看着耗尽力气而睡去倒在他怀中的叶秋,叹了口气。他抱着叶秋进了房屋,把他放在床上,换过衣服后悄然离去。

但愿他醒来后不会记得什么。

————————

嗯…本来想开车的,最后想想还是算了。私认为吴大大是那种负责的人,既然不打算共同走下去绝不会招惹叶神。但还是很喜欢吴叶,所以就给他发了点糖。

虽然叶神其实是把吴大大看做伞哥。

————照旧彩蛋(不彩)————

明亮的阳光穿过窗户在叶秋眼睫毛上一跳一跳,被逐渐升高的温度弄得燥热起来,叶秋一脚踢开毯子,晃晃悠悠地爬起来。

头好痛,没想到昨晚不过喝了几口酒,就搞得如此头痛欲裂,看来这东西真的碰不得。

叶秋一边警告自己却一边不住神游。

绮丽的梦境中,那个浅棕发色的少年,那个带着阳光味道的笑容,还有那个美好而朦胧的吻……

叶秋揉揉头,把最后一丝留恋赶出脑海。

绝对碰不得。

(没错,如吴大大所愿叶神以为他在梦中吻了伞哥)

评论
热度(11)
© 奈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