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一条死咸鱼

『十三年系列』嘉世第一冠【伞修含吴叶】

※十三年系列是原文背景下的脑补妄想短篇集

※十三年为2012年夏(叶修十五岁遇见苏沐秋)至2025年夏(叶修二十八岁第十赛季结束)

※片段随笔

※ 多cp. 腐向 暧昧向

※全是私设

※ooc 慎

—本篇—

※2016年夏嘉世夺冠当晚

※我认命了这东西是不可能有剧情的

※伞修 含吴叶

※吴大大被我写出老韩的风范

※打屁股梗好萌忍不住来一发

“第一届全国荣耀职业联赛冠军得主——嘉世队!”

台上主持人忘情的嘶吼声压不住粉丝狂热的呼喊,嘉世的队员站在台上手舞足蹈,连吴雪峰在接过冠军奖杯时也难免激动。但他的目光扫到了隐藏在观众中的小队长,兴奋的心情有些冷却。

叶秋很平静,平静之中还隐藏丝丝怅然。

转念一想,吴雪峰了然。

“我一定会和秋木苏拿到联赛冠军的。”

这话之前在网游中吴雪峰经常听见叶秋说,很美好的期望,却是个永远无法完成的誓言。

吴雪峰突然开始担心叶秋,这一年他如同紧绷的弦般拼搏着,如愿以偿后的松懈未必是放松,巨大的落差也许会让叶秋产生茫然。

想离开看看叶秋状况如何,却发现他已经闪进人群中转瞬不见了踪影。

……

叶秋踢着石子,晃着步子来到南山公墓。

“呃…”站在南山公墓大门前,叶秋摸摸鼻子,发现自己一时忘了一件很重要的事,那就是公墓晚上不开门。而且……

紧闭的大门的石柱上开着两展灯,把地面照的一片惨白,但顺着大门的道路往里望,视野很快就迷陷在幽暗的漆黑中。

……有点恐怖啊。

叶秋吞下一口水,心一横,猛得向上一蹿,扒住门边栅栏,一点点往上爬。

我是疯了吧?

他一边诽腹自己一边继续艰难而努力的攀爬,出了一身汗后,终于站到了大门放灯的柱子上。他思量着,盘算直接跳下去能把屁股摔几瓣。

只是一秒,叶秋就考虑好了,果然还是一点点爬下去吧。刚蹲下,一个突然的呵斥吓得他差点摔下来。

“小队长!你在干什么!”

吴雪峰从会馆中出来后联系上苏沐橙,才得知叶秋没有回家,苏沐橙让他试着去南山公墓找找。原本吴雪峰没抱太大希望,毕竟大晚上的谁会去公墓啊,但没想到叶秋就是这么神经。

公墓大门的灯随着一人的动作一明一暗,老远就看见一个身影挂在公墓大门前,柱子上可下脚的地方不多,那个身影弯着腰摇摇欲坠,正是叶秋。吴雪峰急了,不假思索一声大吼,便看见叶秋脚下一滑身体向后倒,他立刻跑过去。

还好叶秋大爆手速抓住了栏杆,扥了一下有惊无险的安全落地,但吴雪峰神情依旧阴沉。

“把手伸出来。”吴雪峰声音冷冷的,叶秋伸出左手,“另一只。”

叶秋吐吐舌头,认命的把两只手都展示出来,右手上全是刚才蹭出的伤口,吴雪峰脸更黑了“你还知道自己是个职业选手吗?”

“还不是因为你那一声吼。”叶秋一点反省的自觉都没有,“找到了就回去吧。”说着就往深处跑。

“回来!”

叶秋根本不听他的,一溜烟儿地小跑跑出一段后才回头看吴雪峰是否离开,却被他麻利帅气的动作震惊,忘了脚下的动作。直到吴雪峰走近才想起要逃跑,但已经晚了,被吴雪峰提溜小鸡的一般提溜起来,抗在肩上往回走。

“放开我!我要见沐秋!”叶秋挣扎着。

吴雪峰停了一下考虑了那么一秒,又接着走着:“明天再说。”

“不行,白天太热了。”叶秋继续挣扎。

吴雪峰不耐烦了,对着叶秋的屁股啪啪两下,叶秋嗷的一声叫出来,捂着屁股挣扎的更厉害了“吴雪峰!你混蛋!”

吴雪峰的力气不小,这两下又太突然,叶秋从来没有被人打过那里,这下与其说是痛不如说是耻。他已经十八了,吴雪峰却把他当小孩对待,他也索性开始无理取闹:“吴雪峰你放开我!我要见沐秋!我要见沐秋!”

吴雪峰无奈的放下叶秋,想着自己看着也不会出什么事,于是就迁就了他。他打开手电筒,对叶秋道“走吧,不要待太晚。”

像是刚才闹腾的人不是他一样,叶秋趾高气扬的在前方开路,吴雪峰就跟在他身后帮他照着前方,时不时提醒要小心脚下。

七扭八拐后两人停在南山公墓偏僻的一角,那里孤独的竖着一块小到可怜的石碑:“当时穷,乱七八糟的事办完后,只能买这块墓地,还借了陶哥不少钱。也多亏他,沐秋才能入土为安。”

叶秋淡然的说着,言语间有一丝感激。吴雪峰却嗤笑一声,他也听说叶秋签了十年的合同,当时还奇怪他这么精明的人怎么会吃这么大的亏,现在才知道原来是陶轩趁火打劫。叶秋察觉到吴雪峰的不屑,微微一笑,也没解释什么。

他知道这样做的风险很大,也明白以他的能力未来不可能只值这个价,但当时的情形容不得他不低头。陶轩到底是个商人,他能提前预付一年工资已经是看在他们之间的情意的份儿上,这已经能让叶秋感谢了,何况钱够用就行了他不在意多少。

“带冠军之戒了吗?”叶秋问,吴雪峰从衣兜中掏出一个小盒子,交给他。

“嘿,联盟的包装蛮好的嘛!”叶秋挑眉,打开盒子拿出戒指,然后将盒子扔到一边。

他蹲下来找到一支木棍扒拉开石碑前的土,刨出一个小坑,将戒指放进去,再盖上土,站起来踩两脚。吴雪峰静静的看着他的动作没有阻止。

直到把土踩实了,叶秋才回过头问道:“不介意吧?”

“这本来就是你的,你想怎么处理都行。”吴雪峰道,“我们都商量好了。”

叶秋有些意外。

冠军之戒和奖杯一样只有一个,叶秋擅自把它埋在土中可以说是不应该的。不过他本来就计划好这么做,没打算在意对友的看法,却不料想队员会这样决定。

“他们都很尊敬你。”吴雪峰抬手,揉乱了叶秋的头发,“别总想着什么事都自己扛着,我们都在呢。”

“你这么说我也不会感动的,他们可没少给我添麻烦。”叶秋回头对吴雪峰露出一个笑容,笑容暖暖的,“还是要靠我去照顾他们才对。”

十九岁的叶秋还没有经历打磨,没有练就一副波澜不惊的伪装,他柔软的情感就这么裸露着,无时无刻,都可以感受到。

吴雪峰突然很感谢当年那个冲动的自己,才能让他认识面前这个坚定不移的从困难中踏步而出朝着未来毫不犹豫迈步的男孩,并见证他的成长。

他轻轻抚摸叶秋的头,低声说了句谢谢。叶秋弯了弯眼睛,又转过盯着石碑上少年的笑容:“四年前的今天,沐秋捡到了我。”

“一年前的今天,他离开了。”

他伸出手,手指轻轻划过石碑上的照片,手电筒的光芒被遮挡留下一层黑暗。

“所以说真的很巧。”

叶秋低头,声音浅浅的听不出是什么意味。吴雪峰没有说话,但是把手搭在叶秋肩上。

“我不需要安慰,也没什么可伤心的。”

“我只是有点……大概是感慨吧,本来不用站在这里的。”

“本来……该是他带领嘉世夺冠的。”

“毕竟他最想要这个冠军了。”

话语落下再没人开口,一时间气氛有些沉静,唯夏蝉没有察觉还在欢快鸣叫。

“不过没有他我也能做的很好嘛!什么只会闷头打游戏的死宅简直是诽谤,这个冠军没有我是不可能的。”叶秋突然又道,语气轻快,“对吧?”

“是。”

“所以苏沐秋你就放心的去死吧!”听见吴雪峰的回答,叶秋扬起脸得意大笑对墓碑吼道,“你要的冠军哥帮你拿到了,不必太感谢!”

“还有…”叶秋走近石碑,头抵上照片,又很快分开,吴雪峰看不见他的动作,“……”

叶秋转身对吴雪峰挥挥手意识他们可以离开了。吴雪峰拿着手电筒在前方开路,走了两步发觉叶秋没有跟上,回头一看,看见叶秋站在原地还在看着墓碑。

手电筒的光芒晃花了叶秋的眼睛,他知道自己必须走了,最后竖起食指贴在嘴边,动了动嘴唇:“再见。”

叶秋甩了甩手臂像是做了什么好笑的事,边笑边跑到吴雪峰身边,两人一边聊着一边渐行渐远。

月上中天,柔和的银光撒向大地,苏沐秋沐浴在月色中静静笑着……

————————

最后的苏沐秋是照片啦不要误会!

说真的差点就控制不住自己写成“月上中天,柔和的银光撒向大地,阴翳的墓碑后渐渐浮现出一道发出微弱白光的半透明身影,看着两人的背影静静笑着。”

嗯,祭日是私设,大概是除非总决赛打三场(比如第十赛季)所有冠军之夜都是伞哥祭日,好像有点虐?

还有叶神最后的动作有特殊意义,至于是什么等我想到了就写出来。

大概就这么点【←已经够多了好吧你个废话受】

最后彩蛋

————吴雪峰没看见的————

“还有……”叶秋走近石碑,头抵上照片,在光线找不到的地方落下一吻,“我爱你。”

夏日的微风从很远很远的地方徐来,随着清风,隐隐约约传来少年清亮的声音。

“叶修!叶修!拿到这个冠军后我们…就交往吧!好不好?”

叶秋的嘴角不自觉上挑。

这便是我的回答。

【嘉世第二冠】

评论
热度(9)
© 奈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