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一条死咸鱼

『十三年系列』梦【伞修】

※十三年系列是原文背景下的脑补妄想短篇集

※十三年为2012年夏(叶修十五岁遇见苏沐秋)至2025年夏(叶修二十八岁第十赛季结束)

※片段随笔

※ 多cp. 腐向 暧昧向

※全是私设

※ooc 慎

—本篇—

※2015夏 伞修

※并没有什么剧情

※微虐

夏日的中午总是燥热而安静的,阳光照射在玻璃上不断反射反射,将一切都覆上一层刺眼的白色。叶修蹲在瓜摊前,对着地上东倒西歪的西瓜挑三拣四,他的手上下翻拍着,随着他的动作空气一阵阵扭曲,散出更焦人的热量。

即使天气如此炎热,叶修心情还是不错,一番讨价还价之后以四毛一斤的价格买下了那个二十斤的西瓜,打算奢侈一回给苏家兄妹解解馋。他从兜中摸出一张皱皱巴巴的十元钱,颇有不舍的递给瓜贩子。

“叶修!”

突然的声音打断叶修的动作,他回过头来,看见小小的苏沐橙正气喘吁吁的跑过来。

苏沐橙停在叶修面前,顾不上顺气胡乱的拽着叶修的衣服,把他从瓜摊拽走。她跑得太急,说不出话,只能抬起头看着叶修,脸上还挂着泪珠。不寻常的表情和动作让叶修隐隐有了不好的预感,果然,苏沐橙努力半天从嘴里挤出一句话:“哥、哥哥…去世了……”

“什么?!!”再怎么有准备叶修也没想到会听见这一句话。他立刻迈开步子跑向医院,跑出十来米后才想起身后的苏沐橙,又转身抱起她奔回医院。

一个月前在嘉世网吧的拐角苏沐秋被车撞了,也庆幸是个白天,一个常去网吧认识苏沐秋的小伙子把他送到医院并通知了叶修。苏沐秋的情况不算很乐观,撞击导致脑血管破裂情况危机,但因为救治及时手术也很成功,人算是有惊无险的保住了,只是还需留院观察恢复,看是否有后遗症。

听到手术成功时叶修送了口气,然后同陶轩签了合同提前拿到了工资供养病人。其实陶轩的钱也不多,但他义气地拿出了大半积累给叶修,因而苏沐秋得到很好的治疗,恢复的很快。一星期前还神志不清,如今已经能和叶修喷垃圾话了,再过一个星期就可以出院了。

也正因为如此,叶修才很放心的留苏沐橙在病房陪苏沐秋,他则去医院门口买西瓜。但没想的,前后不过十分钟就传来这样的噩耗。

其实叶修是不太相信的。

他像是被砸懵了一样,但又和那天听见苏沐秋被车撞的心情不同。当时他内心一片空白,空白边缘却渐渐淡出一圈圈黑暗,慢慢腐蚀着他一点一滴漏出心痛。但现在他什么感觉也没有,不是空白也不是黑暗,硬要说也可能是好笑甚至夹杂着愤怒,总之他内心怎么也产生不了苏沐秋去世的概念,反而觉得现在是回去揭穿一场幼稚的恶作剧。

苏沐橙被叶修抱在怀里,慢慢恢复过来,开始向叶修解释,她可能被吓坏了,语无伦次的。

“吃完饭我有些困了哥哥让我到隔床休息……”

“……听见响声起床发现哥哥倒在地上”

“……已经没呼吸了……”

“医生来了…让我去找你……”

“哥哥、哥哥他……不会有事吧?”

叶修紧闭着嘴没有回答,只是脚步更快地跨入电梯。电梯停在三十七层,门开的那一刻叶修就冲了出来,隔老远他就看见苏沐秋病房前围了几个医生护士。

主治医生看见了叶修,对他沉痛的摇摇头,说了些什么,叶修没有听清,但记住了四个字。

“……确认死亡。”

苏沐橙早就从叶修身上下来跑进病房里号哭,而叶修没有进去,他楞楞的站在门口,任医生同情的拍打着他的肩膀。

开什么玩笑啊?

叶修眼睛直直的盯着病房内,但被护士的身影阻住视线。他张了张嘴,却发不出声,不,不是发不出声,而是他不知道要说什么。

叶修记得一个小时前,他去接沐橙放学前,苏沐秋突然叫住他,这些时日被折腾的有些苍白的脸上泛起一丝微红,嗫嚅的问他,出院之后,你能和我在一起吗?

叶修也记得他惊慌失措左言右顾了半天小声嗯了一下,落荒而逃时苏沐秋噗嗤的一声笑是那么愉悦。

叶修还记得苏沐秋趁着沐橙扒米饭时偷偷牵住他的手,笑得一脸狡黠又带着得手后的满足。他不动声色抽出手,把自己的饭菜拨一些到苏沐秋盒中,并趁机自然的靠在他身边,两人小声的交谈着。

——笑得猥琐死了。

——你知道吗?阿修,我特别高兴,你终于是我的了。

——谁是你的,先把身体养好再说吧。

——我说真的,你别打岔。其实那天我就想告白了,但没想到会出车祸,所幸现在终于说出来了。

——你还敢提那天?!!

——好吧,不提不提。对了医药费应该挺贵的吧?

——嗯,陶轩给的钱快花光了。

——嘶,那还真是贵我以前还没见过那么多钱呢。不过没关系,等哥出院了,成为职业选手后哥养你。

——呵呵,你先出院再说吧。

——少年,别太嚣张啊,以后的日子你还要靠哥呢!

——闭嘴,吃你的饭!

看吧,就连对话也记得清清楚楚,两人计划的未来也是那么清晰可见,但怎么会……

二十分钟前,苏沐秋对叶修挥挥手:“早点回来,外面天气太热。”

那时,苏沐秋的笑容太过温暖,他的动作和言语又太过真实,映入叶修脑中,留下一个鲜活而明确的记忆——他活着,恢复的很好,活蹦乱跳的,生命力顽强。

这个形象如何转变成死亡?

反正叶修是不能做到这个转变,他没有见过真正的死亡,一个月前也不过是看见了从手术室退出来后的苏沐秋呼吸微弱却平稳的样子。那时的他,和叶修被阳光叫醒时看到的熟睡的苏沐秋并没有什么区别。

其实现在也没什么区别。

叶修终究还是踏入病房,站在了苏沐秋面前。

苏沐秋神情平和安详,皮肤白皙被透过窗户的阳光染上一层金色,看起来像沐浴在圣光中的天使——其实叶修不喜欢这个比喻,毕竟天使再美好也不属于人间——苏沐秋的脸蛋看起来很有弹性,叶修忍不住戳了一下,软软的还有一丝温热,真的像还活着一样。

但是苏沐秋却再也发不出睡着时从咽喉中发出微小的,像小猫撒娇似得呼噜声,他长长的睫毛也不会随着呼吸微微颤抖,身体也不再有规律的一起一伏。叶修有些怪自己为什么这么细心,又烦恼这些细节不断给他的提示,更痛恨他的大脑也开始背叛他,开始接受苏沐秋死了这个消息。

苏沐秋、死亡,这两个词开始融合在一起。

叶修发现自己变得很奇怪。

说不清是什么感觉,他似乎被撕成两部分。一部分尽最大力气压抑着快要爆发的悲痛,好像下一秒眼泪就会汹涌而出哭得昏天暗地;另一部分却又感受不到悲痛的存在,又好像会一直平静的站到天荒地老。

叶修的思维在两种感觉中摇摆不定。

他听见自己心脏胡乱的跳着,每一下都那么用力,声音传到脑里震耳欲聋,像战败时的鼓点慌慌张张,渲染着即将崩溃的氛围。不过,他的脑中一片镇静,也做不成什么表情,也许他已经凝固了。

说到底,是他的理智承认了事实,他的感情却还在挣扎而已。

叶修退后一步,摇了摇头。

他动动指尖,突破了什么,猛地向前跨一步,轻轻扶起跪在地上的苏沐橙,把她抱在怀中,抚摸后背。

叶修的眼神慢慢变得暗淡,最深开始化出大片大片悲伤,他的眼圈也红了起来,眼眶中凝结起液体,静静悄悄又迅速的汇集、滑落。

他没有发出一丝一毫声音,安安静静的如同木偶,看起来还没有躺在床上的苏沐秋有活力。

苏沐橙全身发抖,抖到叶修也在轻微颤动。叶修没有察觉,机械地安抚着苏沐橙,手稳健的划过苏沐橙后背,一下一下,重复着,他也只能做这个了。

叶修不是懦弱的人,他最终还是遵循了理智,坦诚的接受了事实。可笑的是,证明他敢于直面死亡的证据是痛苦的眼泪。

几个护士走过来,想要推着苏沐秋前往太平间。

叶修一惊,下意识抬起手去阻止护士的动作:“不…”

“不要!”

大片的白光涌入眼中,阵阵眩晕刺入他脑海。五颜六色的光晕淡去后,叶修发现自己坐在床上。左前方的窗户透过耀眼的烈日阳光,一只麻雀啾啾的叫着,歪着头有些疑惑的看着他。

叶修直愣愣的眼神一点点恢复清明,许久之后,他长出一口气。

原来是个梦。

狭小的房间里叶修抱着枕头,对着不过两米远桌子上的两台电脑,痴痴得笑起来。

———作者碎碎念———

其实这个梗是根据我的一个梦改编的,我父亲曾经生过一场病(就是脑血管破裂)不过最后痊愈了也没什么后遗症。几年后我突然做了一个梦,梦中就是父亲恢复的很好我们一家三口去散步,父母在买葡萄我很无聊就蹲在一旁玩。再起来时两人都不见了,一个人跑过来对我说父亲死了。当时那种目瞪口呆震惊不敢相信的感觉直接把我从梦中震醒,醒来后发现早就哭成泪人,那种心死的感觉现在还印象深刻。父亲出事那年我还小根本没什么危险感,现在想想真的超后怕。


郑重声明:伞修是我最爱的cp,我希望两人幸福。关于本篇我只是单纯想记录下那种得而复失的心情,并不是为了虐而写。以及补刀也是因为十三年是原作背景,所以伞哥的确死了。


最后,补一刀。(算入剧情内)

————以下BE慎入————

“叶修你怎么了?”苏沐橙听到动静,从厨房中探出头,关切问道。

“没什么。”叶修回答,下床走进厕所刷牙,像是想起了什么,问,“对了,你哥又死哪了?竟然让你做饭。”

“……”

苏沐橙停顿了一下。

“叶修,昨天不是你送哥哥火化的吗?”

评论
热度(16)
© 奈渐 | Powered by LOFTER